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屈运栩 > 高阳:我的奇葩辍学路

高阳:我的奇葩辍学路

90后现象级创业者之 高阳:我的奇葩辍学路

互联网能不能去改变一个人,去改变未来的一些社会结构呢?也许……

记者屈运栩  实习记者陈璐

 

我的爸妈和其它家长不一样

每一个90后都是不一样的。

199054日,我出生在山东的农村。我爸妈都是农民,我有一个比我大岁的哥哥,还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姐姐。我妈没读过书,我爸可能初中过后就跟我一样,退学了。

很早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爸妈和其他家长不一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从来不打我们三个孩子。这种涵养和学历并不等同。

我们三个在学校里的成绩都很好,村子、镇上的人都知道,我爸妈也发自内心的高兴。我开朗、活泼,非常喜欢打闹,而哥哥的性格跟我恰恰相反。在我小时候,哥哥、姐姐是榜样。我哥是极其聪明的一个人,他真正热爱数学,现在做着算法的工作,按照他自己的规划,他要出国读书,然后去做学术。但是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不是你所能改变的。后来我哥哥姐姐走了大家认为的路,他们找到工作,而我就做了很多不一样的事。可能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就看过了太多的信息。在接触了各种不一样的信息时,我自己就产生疑,这个东西到底是怎样一个标准,才和我接受的情况一样。

大概2000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电脑。我上了电脑以后没玩游戏,反而跑到当时的榕树下聊天室聊天。那个时候我对机器不感兴趣,而是好奇连上它的一根线,它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我跟东北的一个人聊天,聊他们那边的生活状态,我还留了我爸的手机号。就是那个时候,我练习了一个技能:我能够快速获得一个人的信息,包括他的名字,他的手机号。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怎么在5分钟之内怎么拿到这个人的真实信息。简单地说,我把我的真实名字、手机号全部都告诉他了,然后互换。我回到家之后,进入没有电脑的状态,我就给那个人发短信。

小学、初中,受到我哥哥的影响,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但有句话叫“初生牛犊不怕虎”,感觉自己成绩还不错,我就要求老师不要管我了。到后来,作业我都没有认真完成过,课上我也在学自己喜欢的东西。当时以全年级前10的成绩考到我们省的一所重点高中。高中是我发生巨大转变的一个过程。

 

SNS改变的人生

高中时,很多人都在谈论周杰伦,用MP3听歌,但我连MP3都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农村和城市的孩子是有区别的。我们初中上学,大概五六点就得上学,晚自习后骑自行车回家。不过到了高中之后,发现城市的小孩基本上每天初中8点钟上学,下午56点钟就下课了,他们中考成绩还比你好。

你比他们勤奋、刻苦,你去做很多事情。当然我不能说我是勤奋的,因为我是自学,我基本上不上老师的课,但是我大部分农村朋友,他们非常艰苦,在一步一步地通过知识去改变命运。“以后要不然你赚非常多的钱,你要考上名牌大学,去改变你的出路”,“要不然你去当官”,这就是从小很多农村家长给自己孩子灌输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包括你接触的老师,说你以后人生的改变可能是考上大学之后,才能展开一个非常大的门。

但是在我走进高中后,就在想难道这群人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吗?因为年龄都一样,我就想去融入这个城市的圈子,我比较善于交朋友,很快跟这些城市的小孩儿打成了一片。

很快就到了高三,学习压力非常大、心里也感到非常压抑。在不断地在接收老师给传输的知识时,我在想每天从一睁眼看到我周边所有的同学都在那儿做试卷,意义何在。我就问我们班里同学,问了30多个人,你高考的目的是什么?几乎90%以上的同学告诉我,为了考大学。那个时候我感到迷茫,18岁是我最迷茫的一年。

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还不错,给了我自驱力去学习,觉得学习好有一种存在感。但在高三的时候,我找不到存在感了,因为我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可能迅速被边缘化。老师不会关注到每一个人,很多学校都是追求升学率的。

高三这一年,不学习的时候,我大量地接触互联网。其实我接触得非常晚,2007年才有了自己的第一个QQ号。当时接触到了很多黑客杂志,这些信息吸引我。2000年初次接触的那台电脑,慢慢地在我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我想去探索外面全新的世界,我认为通过互联网,就是这个联网的机器,我能去触及到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在2007年底就注册了饭否跟校内网,那个时候校内网已经卖给陈一舟了。从那个时候我就成了校内网的早期用户。2007年是校内网真正刚刚开始做高中用户的时候,我原先没有什么BBS的概念,我认为就从我接触SNS(社交网络)开始,是我接下来人生真正改变的时刻。

我在这个网络上,加了大三大四以及讨论互联网的人,甚至加了一部分校内网的员工。我在观察这群人在干什么,在跟他们聊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大学里好像很多人都在打游戏,没做什么事情。因为2008年、2009年时独立博客非常火,我自己会去博客分享自己的看法,不懂的时候可能会跟很多人聊。我在那时候积累了很多人脉,在像BAT,甚至你知道的互联网公司里面,绝对有我一个好哥们儿在那边工作,这个时候我经常自己会有一些小道消息,在接触不同信息的时候我自己也会筛选,有这样一个过程。

 

做各种各样的社交网络直到SegmentFault

高三的时候,我偶尔读到了一份儿电脑报,看到了王星的故事,我发现他从清华毕业之后去美国读书,书没读完他就跑到中国来创业了,做了校内网,后来还做了饭否、海内。我当时在想,为什么他去读了美国的大学,反而又跑回中国做自己的事呢?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当然没有找到答案。

在几乎把所以精力投入到网络时,我的成绩稳定在全班倒数三名的状态。我第一年高考没考上,很多人都劝我重新去复读。但在我看来,复读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我完全接受不了。然后,我跑到一家物流公司去工作。我的目的当然不是留在物流公司,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几个事情。

我一直不间断地在写独立博客,然后在各种SNS上去接触不同的人。我研究过最早的QQ空间、校内网、海内网、饭否,5G网络德国。2009年,给我带来价值观跟各方面巨大转变的,是我接触了Twitter还有Facebook。在这上面,我虽然什么都不是,但我跟不同的人去接触。了解和以前很不一样的信息。

在进物流公司做了一年左右,我想看看大学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参加成考,在这个学校待了三个月左右,我发现很多同学不是在学习。当时我就在校内网上发了一条状态:我要找一份工作。

2009年寒假,我带着身上仅剩下的1000块钱,跑到北京来了。在校内网上我认识了一个做社交游戏的朋友,他叫我来北京跟他一块创业。那时候,我以第7人的身份,加入到这家公司。

到北京不到一个月,我就非常确定我要待在北京,我要退学。我用了另外一种方式退学。2010年春节,我是一个人待在北京度过的。我进入这家社交游戏公司的时候只有7个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发展到60个人了;这个公司原先每天可能只赚几万块钱,离职的时候年流水做到1亿人民币。在这家公司,我发现通过互联网我们能创造非常大的价值。

后来,我想去做一些新的事情,就是跳出游戏这个圈子。我原先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社交网络,有这样一个潜在的人脉,他们通过这些社交网络找到我,然后我就一块儿去做了一个科技媒体。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最难迈出的那一步,是我2008年到2010年这段时间。从2008年到2010年中旬,我做所有的事情,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我家人的认可。原先他们说你上大学之后,可能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我那个时候只想我去选择属于一条我自己的路,我去把它做下来。

春节时,我没回家,我爸妈都以为我进入传销组织了,等到五一的时候,我把自己赚的一部分工资给我爸妈之后,他们明白了。虽然他不懂互联网,但他感觉你没有去干什么坏事儿,还能养活自己。

4年的时间,我经历了4个公司,两个创业公司,然后中间有三个月的学校的经历。

20126月,我辞掉了一份大家认为很厉害的工作,从北京跑到杭州去创业,遇见了我的两个合伙人。我认为你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所有的根本都会归结到人。不管现在整个趋势怎么改变,整个行业怎么改变,所有的最终的这些推动者是属于人本身的。如果每一个人能自驱动地去做一些事情。当他想明白自己真正要什么的时候,会非常厉害。

经常有朋友说,游戏是帮人消磨时间的的。我在想每个人都需要时间去想明白,去改变。我认为我那四年时间就是不断地尝试去选择找到自己的位置。

现在我们做的这个事情,就是把一群极客——也就是程序员这个群体聚在一起。大家都知道知名互联网公司,很多名人都是学编程的,比如马化腾、李彦宏、王星、扎克伯格、比尔盖茨……我们看到了这群人的价值吧,把他们聚在一块儿。我们想去观察这个群体,看他们怎么成长,把他们去做起来。

在做SegmentFault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我们当时就是想做点儿跟别人不一样的,想把这群人聚在一块儿。那群人非常少,现在可能有超过3000多人加入我们。在交流过程当中,产出了有900多个项目,有很多人跑出去创业了。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平台,让这群人有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他们聚在了一块儿。

在我小的时候,别人给我灌输的思想是一条固定的路,但我后来选择一条突破的路,可能会困难重重。在2008年之后我就在想,有没有这种比我还奇葩的小孩儿,那个时候我在网上关注跟我年龄差不多,甚至比我还年轻的群体。我观察了很多同样的人,当时我为了认识一个比我牛的小孩儿,可能他是9596年出生的,我花了两年时间认识他。到现在我们这个群里有70多人,全都是90后,最小的96年的,当然有一个更小的98年的。大家时常聚在一块儿。

在这个群里我也发现了一些特别有意思的事情,这群人他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在自己思考、自己去判断接触到的不同信息。这个时候他原先的价值观、原先的这种知识体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他才能重塑自己的价值观的时候,做出一些新的事情。

媒体采访我们这个群体,基本都有我,因为基本上大家知道这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今年福布斯选了30个人。我有一个微信群,群里有4个人入选,而且都是90年出生的。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