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屈运栩 > 90后中的现象级创业者们(一)

90后中的现象级创业者们(一)

90后创业这个概念最近非常火,我觉得很牛的70后编辑也去给一个90后创业者做了副总。于是,去听90后谈创业多少带着些为什么,以及凭什么的疑问。

上周六的讲座加之后的采访一共3个小时。这590后,不得不承认,他们对自己在做什么很清晰,对自己能做什么很清醒,对于90后,80后,甚至70后的认知基本不卑不亢。仅此三点,终于还是忍不住给已经足够火的他们再捧个场。

5个创业者中我唯一知道的是90年的孙宇晨(开篇提到的那位副总的老板)。记忆中的这位创业者是和蒋方舟齐名的新锐作家,最牛的事例是北大毕业同时被美国5所大学录取。这次他在演讲中对自己考上北大一句掠过,其实,那是他上一轮密集出现在媒体视野中的故事:即网瘾少年奋发一年逆袭北大。现在,他是锐波科技的创始人,称自己是国内最早接触互联网虚拟货币比特币的人,目前正在将另一种互联网金融形态,货币清算协议及其虚拟货币ripple带入中国。他认为ripple能够改变世界金融的清算体系。

张天一今年研究生刚毕业,在号称一流商圈,十流的地段北京国贸三期的地下拐角开了一家叫伏牛堂的湖南常德米粉店,创业仅仅几个月,第二家店选在朝外soho。讲到管理团队,张天一说方法来自毛选,讲到互联网思维,他说:“开始卖米粉了以后,很多人说伏牛堂是一个互联网思维经营的米粉店,对于这样的一种论调,我只有两个字来回应,那就是呵呵。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互联思维好吃吗?互联网思维是怎么做好吃,我们就是一个卖米粉的,最终吃到嘴里的就是这一碗米粉,米粉不好吃,不要说2O了,2ABCDEFG我都觉得不好使,所以我们先澄清一下,我们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米粉店,虽然今天在这样一个互联网平台上发表演讲,但是真的跟互联网的关系不大。”

还有从小到大只写议论文的尹桑,做了KTVO2O项目“一起唱”。尹桑从高三开始创业,在美国读“创业学”到大二辍学继续创业,据说他所在的创业学系7名同学无一人完成学业。尹桑在台上穿着拖鞋和大裤衩,称裤衩从高二开始穿,会一直穿到上市敲钟。这是一个践行“管你屁事,以及管我屁事”哲学的92年生创业者,对于如何看待90后,他说:“要不吹不黑,甚至不需要理解,只需要聆听。”我问他会不会觉得这一轮创业和投资热是泡沫,小眼睛从厚实的近视镜片后看着我说:“泡沫对创业者来说是好事啊,没有泡沫哪里来钱,钱对那些不成功的创业者才是泡沫。”

和前三位相比,高阳应该是嘴最拙的,和他创立的黑客社区SegmentFault相比,高阳真是太不酷了。来自农村的高阳在发现爱黑客之前,上学的一切目的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和哥哥一样优秀。然后,他创业了,失败了,再创业,然后及其谦逊得说:“很多事情真的只有做过才知道。”

还有脸萌的创始人郭列,进了腾讯然后又离职创业,懵懵懂懂做出了现象级应用app。说实话,他看起来真的很像我见过的很多腾讯的技术男,小腼腆,有一种长期办公室作业的纤弱苍白,说话动作和他做的应用一样——萌萌哒。对于脸萌的一阵热他认识得挺清楚,说所有产品都有生命周期。

介绍完毕,开始上语录(上谁的先真是太纠结了,让最小的尹桑先来吧):

为什么谈90后创业

我这个有点儿愤青,但是我还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我爱人类”(他指着T恤上的四个字),越说什么说明我越缺什么,所以大家也能理解到我。

为什么今年开始疯狂地谈90后创业,我觉得这是因为90后是一股创业的生力军,他们是创业精神的发扬人,代表无所顾忌,他们放大了创业精神,我们讲讲什么叫创业精神,什么是创业精神。

    第一,年轻有为,因为所谓的创业就跟刚才看到的视频一样,所谓的创业就是你越年轻越是创业你如果在阿里做了10年、腾讯做了10年、在华为做了10年,50岁出来了,那个时候你做生意别人就说你这是下海了,不是创业了。但是如果高中的时候,开了一个店、搞了一个网站、搞了一个游戏,卖了几个亿,那你是创业所以我觉得年轻这个词儿一定是有意思的,如果我今天说我是一个82年的,我做了公司有100个人,几个亿的估值那人家就说,你不行,人家鸥帅(陈鸥)以后上市美国了,40亿美元了。所以说年轻一定是创业里面的一个关键词,所以为什么我们今天是年轻人讲创业,石老师当主持人,所以创业一定是年轻人的。

    第二,特立独行。什么叫特立独行。60后的马云搞一搞电商、淘宝、京东,但是80后的陈欧开始卖化妆品,说我专门为一些爱漂亮的女生提供化妆品,到90后里面就更变态了,我们卖情趣用品,不仅开店卖、搞网站卖还大张旗鼓地去全国做演讲卖,这个就是特立独行每一个创业的公司,一定是非常非常特别,非常吸引眼球的,这个才叫创业精神。

    第三,是理想主义。这个词儿也很空虚,什么叫理想主义,我有理想就是理想主义吗?我有梦想就是梦想主义吗?理想主义很多时候是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比如说可能当年小马哥说,我想跟一个妹子聊天,但是我没有他的号码,那我们只能聊QQ,所以我做了QQ这本身也是一个让信息更加自由化,让人与人之间交流更加自由化,现在所有人都用微信、用QQ,确实你们的生活比20年前一定方便了很多,这样子的话,他这个也是带有一点技术宅的理想主义的。

比如说看孙宇晨做的锐波,全球的价值网络,这个理想主义就更大了:我不仅要改变,你刚才说什么伏尔泰,这就是自比伏尔泰的,我不仅要改变一个行业,或者说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我要改变全世界、改变全人类,让全人类的货币流通、价值流通,再也没有阻碍,实时、免费,所以我觉得理想主义一定是创业精神的一个表现。

第四,不拘小节,大家都看到我穿了一个T恤、短裤、拖鞋,很多人都觉得说我故作姿态但我朋友都知道,我基本上除了全年最冷的两个月份,除了春节的两个月,我冬天都穿拖鞋和短裤的这个短裤是我高中第一次创业的时候穿的,我立志穿它到我上市敲钟为止。你看乔布斯,福布斯穿个很毛衣、牛仔裤,好多传统企业家说乔布斯不拘小节互联网人。你再看扎克伯格,他上市的时候都没有去敲钟,他在远程敲钟,他穿着套头衫,短裤、拖鞋在远程敲钟敲完了以后说各位回去工作了不要烦了——历史上没有这样上市的

但是你看年轻人就是这样,不拘小节,他不在乎我穿什么衣服过来,我怎么舒服怎么穿,所以我觉得这几点,特立独行、年轻有为、不拘小节、理想主义,恰恰是90后的品质,所以说90后放大了创业精神本身,所以说现在目前社会才会关注90后创业,因为他们创业这个概念本身发扬得最极致、最极端,所谓的做极致嘛。

不买房以及不留退路

你能够看出来今年这段时候所有的企业,不管是传统行业也好、互联网企业也好,他们全部在推崇一种就是我搏上一切的精神只有全身心投入,把我所有的时间、精力、金钱,把我的人生、理想全部都投入到一件事情上面,他才会出成果

所以说年轻人不怕输就不会输什么叫All in呢,我觉得分两种一种是物质上的,一种是精神上的

所谓物质上,马佳佳说90后不买房,我相信肯定在座的90后都反对,很多90后都有爹,都买房了。但是我有几个人生选择,过一会儿说,第一个人生选择,我这辈子一定不会买房的,我现在在上海租房子住,我一年换一个房子住,我租的房子要买的话,每平都得上十万,但是我租的话很便宜,车我也不买,我租车开,我在美国的时候,我基本上一周开一个车,我今天开保时捷、明天开法拉力,很便宜的,我一定不会买房买车的。

    但是如果你考虑到买房买车的话,你就不会创业,你会说我要不然先去腾讯做5年、6年,有一个技术积累、经验积累、人脉积累了,这都是扯淡,不可能的。郭列(脸萌创始人)去腾讯做了半年、一年,也没有积累什么人脉嘛,也没有积累什么经验嘛。(全场笑翻,因为讲座是腾讯开的,前排全部坐着腾讯领导)所以有退路的去创业一定是不行的,物质上面一定是不买房、不买车,在座的创业者一定没有人买房买车的。

第二个我不仅不买房、不买车,我还不要钱,就是我认识的几个80后的创业者或者说85后的创业者,他们创业的话,也都拿工资的,基本上是一个月拿80001万、1.5万、2万都有但是我认识的90后创业者,都是拿着很低工资的这是我第二个人生选择,就是我这辈子不会拿一分钱工资

我从创业到现在没有拿国公司的一分钱工资,包括现在李峰(投资人)问我说,尹桑你的融资都B轮了,你们怎么还不拿工资,拿点儿吧,我说没必要,主要是我觉得一个创始人拿工资的话,说明他对自己的公司股份不信任,这个概念如果你跟60后、70后、80后说的话,他们是不理解的,他们就说一个人工作怎么可能不拿工资呢?他们就觉得我在作秀,很多人说不拿工资是作秀,但是我真的是发自内心地觉得,我没有必要拿工公司的工资。

    再比如说有些时候90后创业可能会放弃一些高薪工作,你要让80后说,你要去投行干年薪百万,你再回国创业,可能吗?不可能,但是我认识很多90后包括孙宇晨,他当时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如果你们出过国或者说知道这个国家的话,就知道那个学校是非常非常牛B你如果放弃美国的绿卡、放弃美国的这个签证、放弃美国的工作,回国来创业做一个大家都觉得不靠谱的事情的话(锐波)我相信在座的99%的人都觉得不靠谱,其实是很难的物质上面90后本身对物质上面就没有太过多的依赖,也多亏他们60后的父母做牛做马给他们创造了一定的物质积累,这是一定的。

    第二个就是精神上,我是大二辍学创业,基本上每次搞活动都会有人问我说,你辍学创业你父母同不同意各位千万别问了,每次都问因为对于我而言辍学根本不是一个很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们当时那个专业叫创业学,我们那个专业里面7个人全部都辍学了,100%全部都辍学了。所以我们精神上的话,我们不会有这个枷锁很多人说可能精神上有枷锁,说我辍学了没有文凭怎么办,没有工作怎么办,我觉得这个是不成立的,我不禁自己辍学了,我还把我女朋友忽悠辍学了,还忽悠她父母同意她辍学回来跟我一起创业了,现在跟我一起创业也做得很不错所以我觉得精神上面一定不能有枷锁,一定要去自我独立,一定要去说服父母给父母洗脑。

    很多人说向巨头挑战,很多人做公司说如果这个事儿腾讯做了怎么办、如果这个事儿阿里做了怎么办其实90后创业者根本不在乎这个事情,好多公司、其实大公司都可以做,做了的话怎么办呢?90后不在乎,他就知道我做好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价值的。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这种拼的精神,现在阿里、腾讯开始说我们要不投资吧,收购吧,也不会说什么我一定要跟你抢着做,发现做的话肯定是做不好的,所以我觉得还是一点,90后相信All in, or nothing,一定要All in,把所有的筹码全部推进去,不怕输才不会输。 

对于90后要不吹不黑  

这个就是说大家的态度问题了,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可能不是90后.我觉得这个就是用一个互联网的话就是说不吹不黑,就是大家希望不要吹也不要黑.我们也不应该自我吹捧,为什么不应该吹捧呢?我们5个创业者,我觉得过3年,5个可能死了3个、4个、5个,很有可能到今年年底就死了3个、4个、5个,很有可能的因为创业者永远99%都是失败的,都是不行的,都是没有能力的,90后也一样,90后没有资源、人脉、没有勾心斗角,有可能最后也不会成功。

   但是我希望大家不应该吹捧说什么90后别人还在工作,什么你还在做前台,人家都创业了我认为这个没有意义,因为创业者的话,本质上说还是创业者,不应该被吹捧更不应该被贬低或者打压。

我第一次见投资人,有投资人说什么,你父母是谁,我说我父母谁关你什么事儿呢?他说你知道比尔盖茨父母是谁吗?我说我知道比尔盖茨父母是谁,但是他父母关我什么事情呢?所以到后来他们就说,他们意思说你是年轻创业者,你没有资源、没有经验做这个事儿一定会失败我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非常不合逻辑的,如果你做生意的话、做创业、做投资的话,你就看项目嘛,在商言商嘛,看项目嘛,没有必要去带有有色眼镜

比如说你们做的事情会不会成功孙宇晨你90年的,你做个什么金融的东西,别人都是做投行的,你肯定不行的吧你也没有金融背景,你有什么金融背景吗?你有什么大背景?你父母是央行的吗?——这个东西没有意义的

更不应该被别人打压,就是所有的投资人、媒体,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你是一个90后创业者,你就看你是一个创业者,你可能比较年轻、比较有激情而已。

     我觉得90后其实都不用你们去理解,你们很多人说想理解90后,想让自己变得更年轻,说我知道90后在想什么,你们有可能会跟别人吹牛B说我知道90后想什么,我知道90后看什么弹幕,看什么东西的。但是我觉得其实不用理解,因为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价值观、每代人的想法,我觉得只需要聆听。

     什么意思呢?有个网站弹幕网站,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看过、有多少人知道,当时我们的IDG合伙人李丰找说,90后一定有什么火的东西,我说弹幕火,他说弹幕是什么玩意儿,弹幕就是说我你看视频的时候上面有字飘过去,我相信很多人没有看过弹幕,他说你回去发我几个吧,我就回去把几个中国电是屎,还有一个是MC势头……这种比较猎奇的东西,全部发给李丰看,李丰看完了以后说这是啥叉叉玩意儿,这个东西能看吗?屏幕上全都是字,没有一点图象,你是看字还是看视频呢?现在已经不叫视频网站了,叫字幕网站,因为我全是字幕,没有视频了,他们是无法理解的,但是最后他们在很快的时间里面投资了这家企业,并且获得了一个很好的价格。

我觉得很多时候70后大叔、60后大叔,他们其实不用理解我们在做什么,比如说他们过会的时候,IDG这帮老人周群、熊晓鸽都不懂这个东西,一看他们的UVPV,每天都34千万的PV,有400万的UV,他们说这事儿可以,挤进中国前几的网站了,其实我觉得都不用理解,比如说我刚才讲的所有的东西你们也不用理解,比如说我说不买房,你们肯定很多人说说装B,这个人讲假话,肯定有人说对吧,你们不用理解的,你们只要听就可以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70后,80后和90后不同在哪里?

 

这个我觉得是跟商业模式相关的。什么叫生活体悟、需求感知,未来愿景,都是很大的词汇。我举个例子,70后什么时候心态产生变化呢?是这样子的,70后一般是在40岁的时候心态产生变化因为到他们40岁的时候的话,整个市场化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饱和的状态了,非常极端的状态。他们很多人到了40岁,比如说同样北大毕业,有北大毕业40岁在做保安的,有北大毕业40岁在做什么国家高层或者说经商、大商人或者说大明星、大老板的,主要是以大老板为主

很多40岁的这些70后们,心态产生变化,比如说什么去泡清华校花这些人到了40岁的时候,心中分层了有些人开始土豪了,开始开游艇了、开始出国、开始包机了,有些人还是普普通通的生活当然这种人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觉得他们心态产生变化。

80后他们是在他们20多到30岁时候,心态产生变化,他们开始看什么《北京遇上西雅图》、《致青春》、《那些年追过的女孩儿》、《老男孩儿》,什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了好辛酸,那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在中学的时候、大学的时候还是很单纯的,学生之间还是有友谊的他们毕业了以后有些人通过关系进投行了,有些人当公务员了,有人出国、有人赚钱达到钱了,他们有些当时可能成绩很好的人,可能出来反而觉得说自己跟别人比,比上不足嘛,所以他们到30岁的时候可能开始看青春这种电视剧,看这种什么年轻的美少女,说我们当年怎么怎么着,80后是这样的

90后对这种什么致青春什么太土了,青春有什么好怀念的,哥当年已经混得很开了,没什么单纯的东西90后其实在中学的时候,已经非常非常市场分化有钱没钱、有权没权,非常两极分化的生活体悟已经感觉到了我当时是南外毕业的,我们南外当时,我们班当时有一个正部级的子女,还有一个是千亿市值公司的公子,那个公子上学的时候,门口站四个保镖的,当时大家都知道他是教师的儿子、老板的儿子、掏粪工人的儿子,他没有父母是吧?各种各样他们都知道的,他们已经非常两极分化,他们对这个事情已经非常看得清楚的了,所以不同年代的人,他们的生活体悟是不一样的

你们发现,他们不同的生活体悟,促生了不同的商业模式、商业背景,比如说40岁的70后们开始搞一个不三不四的生意了,30岁的这些人开始看什么青春电影了,后会无期都是这种,80后很希望看到这种突破、理想主义、大学这种兄弟友情,女生的这种纯洁爱情的故事,但是90后根本不在乎这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每代人有不同的生活体悟。

再换一个更加商业化的例子,60后、70后这代企业家比如说做淘宝、做京东、做携程、做了搜房,他们当时那代人对物质的极度匮乏是有深入骨髓的理解的他们知道物质不流通、信息不流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害处所以他们把信息公开化,把交椅双方公平化、信用化,所以才有了这些交易公司包括像QQ、微信这种,他们知道当事人与人之间有多么不好联系到,所以他们做的商业模式,跟他们当年的年代是很有体悟的

但是我们没有体悟,比如说我父母经常跟我说,什么当年他去南京读书的时候,什么一个大麻袋,什么骑个自行车,当时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攒了钱买了个收音机,他跟我讲的就是很沉痛、很有感触我听了没感觉,我有iphoneipad,我根本就没有感觉的,但是他们非常有感觉,我相信在座的各位70后、60后,一定非常有感觉的。但是80后和90后,他们深入骨髓的感悟可能不一样,可能是说我们没有隐私,父母天天管我,天天让我做作业,让我去上补习班,我没有隐私,我们有个性化,

他们说什么谁的张家的孩子是什么,李家的孩子是谁,谁家的又融资了,所以他们的体悟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对个性化、对隐私、对这种更加有互动性的、更加有乐趣的社交、游戏可能更加感兴趣一点80后和90后一定会诞生新的价值的,而这些新的价值的话,你知道马云也好、马化腾也好,刘强东也好,这些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觉得没这个必要性,比如说小马哥说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理解为什么阅后即焚这么火但是在美国确实所有的人,高中生、初中生、大学生,全部都用阅后即焚所以说新时代一定会有新价值,这个是一个深入骨髓的生活感悟,而不是一个浮于表面的商业模式。

 

90后创业的幻想主义

90后创业者这开始讲缺点了,自我批判,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做批判常带有幻想主义,什么叫做幻想主义,就是说他的自我价值的逻辑,非常非常成熟。类似我们跟马佳佳一起做活动,而马佳佳对整个商业模式她的自我逻辑,叫做逻辑自治,他们觉得说这个东西非常自治,但是我们外人看起来说啥玩意儿,一坨屎,根本就看不懂什么东西。说什么钱被人带了,有木马怎么办,肯定有人问这个问题,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个人的价值观,他的逻辑是非常自治的,同时他们也带有有色眼镜看别人。比如说别人的公司是干嘛的,别人的公司吹牛逼的,别人的公司都是扯概念的,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坏现象,也不是一个好现象。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是好事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是好事情,但还是在商言商。因为毕竟创业嘛,创业说到底还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所以我觉得在商言商就是看各位能做的事情有多大,到底能够给人类、给人们带来多大的价值,给人们生活带来多大的便利,才是最好的结果。

大家可能如果有人想投资,想进入这个公司工作也好,很多我认识的年轻的优秀的技术工程师或者说设计师,去了一个什么90后的公司做,做了两个月发现90后的老板特别扯淡,整天骂人、整天脾气不好,一点儿管理的手法都没有,很多朋友、张三李四成群结队搞帮派斗争

90后创业者一定会遇到管理瓶颈的,我们现在公司将近100多个人,90多号人,我是最年轻的一个,我们公司没有比我还小的员工,我们最大的员工是55岁的员工,他带一个部门,我们有将近16个部门经理,这个时候你一定会遇到管理瓶颈。你如何管理比你年纪更大的人,在座的90后想创业的,我也不是说鼓励,现在我打击,一定要考虑自己的管理瓶颈,第二个是商业瓶颈,就是说他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赚钱,到底怎么赚钱、怎么融资,我有一个理想是不会有人给投钱的,如果我孙宇晨只是懂锐波,不会有人给我投钱的,我一定是知道这个商业模式如何运行,这个公司如何运行下去的,才会有人给投资。

    最后一个是理想前景,就是说我这两个公司都卖了,第一个没卖多少钱,第二个卖了不少钱,现在算是财务自由,所以我不拿工资也没关系但是如果我下面再想干一个事情,我到底的梦想是什么?我遇到非常非常多的90后创业者,他们对理想已经开始产生迷茫了,就是说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理想,我生活中什么都有,大家都对我关怀备至,我有很多员工,但是我到底想做什么?你看60后的创业者也好、包括李嘉诚也好、包括柳传志也好,他们能干到70岁、80岁、90岁,依然像牛、马一样在前线干着非常苦逼的事儿但是很多年轻创业者在做一个事情,相对成功以后就不会再去往更深层次追求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追求什么,是追求改变世界还是追求赚钱,还是追求名利双收、地位、美女,所以他们是没有一个非常切实的理想的,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最后的情况是,永远只有这个行业里面最强的人,才会存活下去,别人一定会被淘汰。

   

尹桑以及他的“一起唱”

 

    最后介绍一下自己,我高一的时候去美国读书,读了高中,我在高三的时候第一次创业我本科专业是全美国本科仅有两家学校有这个专业,这个学校非常好,教我们一些非常实用性的科学,让我们第一堂课就带着单子去跟别人谈,10万美元、百万美元的案子我们真的是为学校几百万、几千万的钱是负责的,这个很有意思。

他们也告诉我们创业是一种生活状态,当时我们这个专业7个人,都辍学了,有一个人去开按摩店了,推着小车去挨家挨户,移动互联网的按摩店,然后还有一个人开了一个游泳池,因为那个人喜欢游泳,搞了一个大游泳池,教所有的人游泳,我是唯一一个互联网创业的,所以并不是说创业一定要搞一件很大的事情,这个我也认同,但是创业一定是一种生活状态,就是对理想的追求,对细节的不在乎,对创造力,对于纯粹产品的追求,是一种生活状态。

我做两个企业,第一个是做本地家政O2O的,就是把墨西哥黑人大妈送到大家的宿舍里面给他们清扫Party以后的残留物的第二个是生活品配送,在美国一个做了各大超市,里面把价格极其低廉的东西送到宿舍里面去,当时我们看到一瓶水在学校里面卖1.99元,我们在超市里面发现36瓶水卖1.99元,当时我们发现说在超市里面,电池按108节起卖,256节,但是没有人用电池,除了马佳佳以外,没有人用电池能用256节的,对不对呢?所以我们把所有的电池全部都拆分开来,把洗发露、可乐、薯片全部都拆分开来,送到宿舍里面去赚钱。

但是我觉得为什么要做O2O呢?我觉得想改变世界,一定要做O2O为什么这么说呢?简单再说一下吧,你们发现你们目前的生活跟10年前的生活是天翻地覆的,你们通过手机打车、通过手机订酒店,通过手机买东西,去京东、淘宝买东西,通过手机聊天、通过手机视频对话,通过手机可以干各种各样的事情

你们发现本地生活服务,你们跟10年前、100年前、2000年前、5000年是没区别的,比如说你们吃面条,2000年前坐下来小二上面条,现在吃面条老板来碗面条,是没区别的。包括唱歌、电影、按摩、健身、球馆,所有的线下生活消费,跟2000年前是几乎没有区别的但是这个行业一定会迸发出一些非常有能量的公司,他们把整个的线下行业改变比如说我们做的一起唱,你们去我们北京、上海的一些店去体验我们把整个线下KTV唱歌的体验全部都改变了

你进入KTV以后不需要找服务员了,手机扫码,房间开好,进去以后你不仅可以唱歌,你还可以玩儿游戏,你可以打德州扑克、可以玩儿斗地主我们现在可以用手机开塞车、打FIFA,我们还跟刺客信条的公司合作,我们可以在里面玩儿跳舞游戏,可以玩儿体感的网球、羽毛球、橄榄球、杀人类似的游戏,可以跟别的包厢的人社交,可以和包厢之外的人社交,可以和这个地点附近的人社交,把整个KTV变成一个社交包厢,完全去颠覆、改变目前线下唱歌的体验

我相信所有的美容美发、健身球馆、吃饭也好,所有的线下服务行业都会被改变的,所以我们希望带来革命性的消费体验,带来跨时代的未来。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