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屈运栩 > 郭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郭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90后现象级创业者之 郭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当脸萌真的实现了App排行榜第一的梦想,我自己很意外,从没想过幸福来得这么快。我们一起去撸串、喝酒。第二天回到公司,所有人发现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做了

记者屈运栩 实习记者陈璐

 

从一个学渣开始逆袭

在分享创业感受之前,我想聊聊自己的成长经历。我在读高中的时候正处叛逆期,非常喜欢古惑仔,不太听话,还打过两次架。第二次比较严重,对方报了警,我差点辍学。所幸有班主任的挽留和劝解,官司最后打赢了,家人也没有过多的责怪。

此事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希望为班主任和家人们考一个好的大学。高三的时候,我把目标定为华中科技大学。为了这个目标,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12点半睡觉,把手机一关,这样整整一年,从一个学渣慢慢逆袭。最后高考成绩出来后,有一个女生问我考了多少分,我告诉了她,她哭了。因为她在我们班是中上游,而我的考数却比她高出很多。

顺利进入华中科技大学的这个经历,让我觉得很爽,因为有一个目标,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这个目标。

进入大学之后,我突然发现没有了明确的目标,没什么事情要干,不免陷入迷茫。但是我很清楚一点: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用邮件告诉班里同学我打算以后不做自己的专业。此后到处尝试了很多事情。机缘巧合,在一个协会中认识了一个在学校做挑战杯创业比赛的学长。学长聊他的创业经历时,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光。然后我在光芒的指引下,参加创业比赛。从一个人四处贴传单,到处找人,到初有规模,历时整整一年。当时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从100多所学校中脱颖而出,走进全国总决赛。最终,我们闯进了总决赛,但被PK掉了。这个过程,让我觉得创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比赛结束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我感觉自己的项目很虚。于是,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希望可以做一款产品,有千万、亿万的人在用。抱着这个目标,我来到了中国互联网产品做得最好的腾讯。进入腾讯实习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我曾经走得艰难。在实习招考的时候,虽然我过了两轮,最终腾讯也没要我。当时,我是班上唯一一个没有找到实习工作的人,我就在家里看各种互联网方面的书,妈妈很担心我。她说这个孩子连实习都找不到,准备在一家工厂给我找个工人的工作。到了910月份的时候,腾讯的机会又来了。但我的笔试又没有过。面试官刚开始觉得我不太行,但后来越聊越愉快,发现我有一点小惊喜。就这样,经过几番曲折,我最终成功进入腾讯。

 

我的团队观:不逗逼的不要

一进腾讯之后,发现自己只是2万人当中的一个,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也被分配很多的工作。下班后看《海贼王》,竟然看哭了。会哭是因为向往动画片中的生活:一群伙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哭过之后,决定离开腾讯,并且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做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这其实很难,因为几百万个应用只有一个第一。但是我觉得画个饼总比没有好,所以说我就给自己画了一个目标在这个地方。

之后我们的灵感也源自《海贼王》。《海贼王》里每个人都有一个电话虫,电话虫长得像这个人。电话虫会学你的表情,你哭它就哭,你笑它就笑,电话那边看到的是一个在学你的表情的人。根据这个灵感我们做了两个产品:一个产品是微信表情说说,另外一个就是脸萌。

微信表情说说是你可以选择一个表情,这个表情是没有声音的,然后你给这个表情去配音。比如说这个表情,你可以给他配音说感觉自己萌萌的,录好了之后它就成了一个表情和语音,你可以发给你的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我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语音配得很好玩,因为配音需要你非常放得开。所以这个产品主要失败在语音的质量,用户录的质量不是非常高,另外就是在微信和朋友圈里不支持这种格式,所以会不太容易传播。

这个时候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开始过苦日子, 6块5要分配好吃两顿。去年创业整整一年,我从120斤瘦到了100斤。爸妈也很担心我,看我穿得破破烂烂的,还很瘦。这个时候已经想放弃。在非常想放弃的时候,我就想象一个画面:一群小伙伴一起去庆祝,说yeah,我们达到了目标,实现了理想。每每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浑身好像打满了鸡血。希望继续可以把产品做完、做好,这样终于有了脸萌。

当时做脸萌很开心,因为会画一些素材在里面。后来我们成功拿到了IDG的一个天使融资。脸萌上线以后,后面的生活就会比较好玩儿了。

结合这两款产品,接下来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我们的产品观念。

我们做产品,更多的是受兴趣爱好驱动。当然在做脸萌的时候我们也搜集了一些数据。21岁以下的用户,用头像和考试类的应用特别多,我们认为,个性化的展示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刚需。

在互联网产品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只有大部分的团队和资源在做一件非常小的事情时,你才能够在单点获得一些突破。还有就是要重视用户反馈。在腾讯,无论是张小龙还是马化腾,他们每天都会看很多用户的反馈,通过用户的反馈不断地打磨这个产品,这个产品就会从质变到量变。

我们对用户真诚。其实这点我们做得比腾讯还好,QQ经常会出现弹框,说现在有一个视频赶紧看吧,现在有一个活动赶紧参加吧,我们很讨厌这些,所以我们就做无推送和连评分提示都没有的应用,一个很纯粹、很干净的应用。

还有就是团队观,在团队里怎样去寻找一群很好玩儿的小伙伴,一方面我们觉得不是逗逼的不要。为什么要招逗逼的人,因为一方面是我们的产品无节操,或者说好玩儿,已经变成了90后这个群体喜欢的需求和表达方式,另外我们希望在整个团队里面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会更好玩儿一些。

我们不照搬任何的管理模式,我们希望所有的规矩是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当中解决出来,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画一条线,不要超过这条线,你做什么都可以的。

我们现在在不停地找更优秀的人,重点是才华横溢的90后。我们不看工作经验,比如说你工作5年或10年,和我们没有大多关系。那我们更需要的是从小学、初中或高中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画画的人。

不可忽略的一点是我们营造的氛围不是同事,是伙伴。因为伙伴有共同的爱好。在一起才好玩。我的团队,我们只有男妹子和女汉子,我非常喜欢跟她们工作在一起,每天都不想下班这样子的。

当我们真的实现了App排行榜第一的梦想,我自己都很意外,从来没想过幸福来得这么快。我们就一起去撸串、喝酒,很开心,当天,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第二天回到公司以后,所有人发现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做了,整个过程真的很痛苦。因为当一个梦想实现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梦想消失了。考大学是,过英语四级也是,包括这个目标也是。所以说我们在想我们的初衷是什么,我们为了什么做这个产品。

最后就是现在的目标,我们是了解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希望做年轻人最喜欢的科技公司。我们并不是以上市或者其他作为目标,还是以最开始说的做很多很多人喜欢用的产品。

跟当时的投资人和媒体打交道太多了,每天可能睡三到四个小时,我都没有时间理团队里面的人,也没有时间理我的父母和其他人,这段时间我犯了很多错误。后来我意识到,其实在最火的时候、最忙的时候,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本,你的团队、你的父母还有你身边的一些人,才是你最重要的人,你要先跟他们沟通清楚你要做什么,然后才管投资人和媒体。

我们想要做年轻人更爱的公司。一款产品成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但是一个好的公司更远大的目标,应该是你可以出一系列的好产品可以给大家。所以我们更羡慕的是比利比利(公司名称),因为他们去大学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很兴奋,我们希望到时候我们一群人穿着斗篷去大学时,大家都说这是脸萌的人。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和目标,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做更多更好的产品,做年轻人最喜欢的科技公司。

 

在漫长的下落的曲线里别放弃梦想

讲了这么多,最后我总结三点:

第一点,经过了这么多,最后我发现,我其实喜欢的是一群人去做一件不平凡或者说有意义的事情。我喜欢这个过程。

第二点,在梦想实现的过程当中,你觉得应该是一个点顺利地到另一个点,比如我从腾讯离职,本以为会直线奔向梦想。但其实路径应该是这样子:你会有一个漫长的下落的过程,这是一个很痛苦,但却成长最快的过程。所以一定不要在这个过程里放弃你的理想,因为你一定会在某个时间遇到一个转机,你的成长会以像这样的一个曲线去达到你的梦想。

难的并不是说,你自己成功的时候在讲台上谦虚地说自己的成功运气占了多大比重。更难的是说,你在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你的时候,或者说你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依然可以执着地做这个事情。

最后一点,我觉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一个你可以跟你的小伙伴一起做你很热爱的事情,然后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非常开心。

实现一个梦想就像爬山一样,爬山的过程很艰苦,旁边也有很多的风景,爬到山顶之后你看到最漂亮的风景。看完之后怎么办?你在山上过一辈子吗?不可能的,这个时候你需要下山了,爬另外一座山。

所以其实它是一个过程,不是结果。现在连我们自己玩儿脸萌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它已经不能让我们兴奋了。我们希望可以找到让我们兴奋或者更好玩儿的一些事情,我们把整个创业当做一个过程,无论它成功或者失败,我们非常享受和一群人做一件不平凡的事情的过程。



推荐 14